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晓东 > 大师,请不要再误国误民了

30
2015

大师,请不要再误国误民了

付晓东

国内有些人打着著名经济学家旗号,发表一些不合符逻辑和违背历史事实的言论,这些言论不仅会误导学生和民众,而且可能误导政府制定错误的经济政策。

近日,凤凰网刊登了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就“中国经济的下一程”做主旨演讲。厉以宁共讲了八个问题,下面就具体领教一下大师分析问题的水平。

首先,先看一下厉以宁教授讲的第四个问题“高利率未必能够抑制通货膨胀”。厉以宁教授讲到尼克松总统用物价管制的方法无法解决通货膨胀问题是对的,但是厉以宁教授将美国通胀问题的解决归结于供给学派提出的增加供给是明显错误的。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克用强硬的紧缩货币政策治愈通胀,而广受赞誉。厉以宁教授不会连这个基本事实都不知道吧。有关美国货币政策的资料很容易查到,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美国联邦基准利率都在10%以上,1981年美国联邦基准利率超过16%。厉以宁还忘了弗里德曼这句名言:通货膨胀归根结底是一种货币现象。没有美联储坚定地紧缩货币,通胀就不会结束。不知道厉以宁教授在北大上课是否也是这样误导学生的。

第二,关于厉以宁教授讲的第一个问题“新常态”。厉以宁教授表示:“前几年我们一直高速增长,高速增长这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而且也不能够持久。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转入中高速增长,这符合当前的中国实际情况。”“一般经济学认为,7%,甚至6%-7%的区间是中高速增长。”厉以宁认为前几年经济增速过快了,新常态的含义就是降低经济增速至6%-7%。温总理主政时提出保八目标,当时肯定认为8%的增速是合理也是必须的。问题的关键不是经济增速应该定多少,而是政府不要人为地设定一个自己认为的是合理的增速目标,然后为达到目标年年都去“稳增长”。如果厉以宁教授一定说7%是合理,然后去稳增长,那么这与前些年做法没有本质区别。经济学家无法告诉政府经济增长是合理的,也没有人知道经济增长是合理的,未来有太多不确定性。所谓的著名经济学家也不是无所不知的神。

第三,关于厉以宁教授讲的第二个问题“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怎么来的?”厉以宁教授表示:“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经济要稳步增长首先要看基数是越来越大还是越来越小,基数是越来越大的,今天我们的基数和十年前相比,更不要说和二十年相比,基数大是每增加1%内容比之前多得多,我们能老是这样下去吗?它是一个递减的过程。所以说我们在前几年造成了高速增长实际上也给我们今天的继续增长带来了困难。”厉以宁教授意思是基数越大经济增长越大越困难。我想请问一下厉教授:哪个经济学理论是这样讲的?如果增长难主要是来源于总量大,那么隐含的逻辑就是把大的经济划分成小的经济体,经济增长就会更容易。也就是说,让中国各省市的经济保持独立分割的状态,中国经济会发展得更好。这明显与自由贸易有利于各国发展的经济学常识是矛盾的,北美自由贸易区、欧盟、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等这些贸易自由区也没有建立的必要了。

厉以宁教授还讲到:“国际市场是不稳定的,国际市场的不稳定这么多年带来了若干问题。”不是其他国家经济出现问题波及到中国,而是各国经济都出现了问题,大家都有责任。

厉以宁教授还认为中国经济是过度投资了。中国经济主要问题不是总量上的过度投资,而是某些领域投资过度,某些领域投资不足,因此本质上是错误投资。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发展差距,不仅仅是因为技术方面落后,更多的是因为储蓄和投资不足。中国很多领域还大量使用人工进行生产,如果都采用最先进机器设备,生产效率将大幅提升。

第四,关于厉以宁教授讲的第五个问题“任何行业都应该懂得市场是可以创造的”。厉以宁教授不仅告诉企业家市场是能够创造出来的,还告诉企业如何创造市场。关于企业家如何创造市场需求,我想厉以宁教授有点班门弄斧了。真正的企业家不需要经济学家教授如何去经商,经济学家也不具有这方面的优势。正如马云所说,企业家可谓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假如企业家要去听经济学家,这些企业家一半已经死掉了。如果厉以宁教授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可以去和马云这些优秀企业家去竞争。

第五,关于厉以宁教授讲到的第六个问题“经济人和社会人”。厉以宁教授表示:“所有的经济学书里面的谈到的都是经济人假设(音),什么叫经济人假设呢?就是说经济人是从最低成本考虑的,是从最大收益考虑的,一定要符合最低成本和最大收益。”不得不说厉以宁教授缺乏经济学常识,在奥地利学派那里早就放弃了经济人的假设,而是将人的行为作为研究对象,研究的是真实世界中人的行为。根本就不需要“社会人”这个概念。

第六,关于厉以宁教授讲到的第七个问题“第三种调节”。厉以宁教授认为除了市场和政府以外,还有第三种力量道德来调节经济。市场是不是一个固定场所,市场是一个过程,是由无数个人在分工合作下的行为相互激荡而发动的。因此在这个过程中道德、习惯等因素已经发生作用。如果说政府可以对人的道德有影响,那么也应该算是政府这只手的作用。也就是说,在市场经济条件,道德因素已经包括在市场和政府这两种力量之中。此外,如果把道德作为第三种调节力量,那么行使这个调节力量的主体是谁,难道是像厉以宁教授这样道德高尚的著名经济学家。如果说道德调节力量是自发的,那么完全没有强调必要,因为已经包括在市场这个因素里面。

第七,关于厉以宁教授讲到的第八个问题“重视资源配置效应”。

厉以宁教授讲到:“多年以来,经济学中研究的生产效用就是投入产出之比,投入不变产出增加生产效率提高,假定产出不变投入减少了也是生产效率提高了,所以研究的是生产效率,生产效率是重要的。20世纪30年代以后出现了第二种效率,叫资源配置效率,资源配置效率的前提是假定投入是既定的,把配置方式调解一下效果也有了,用A方式配置产生M效应,用B方式配制产生M+1效应,这个观念出来以后产生了两种效率并存,生产效率着重在微观领域内的企业管理、生产部门管理;资源配置效率着重在宏观方面,宏观方面能够使资源配置效率提高,我们今天更缺的而且今后更重要的是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

上述这段话中,厉以宁教授所指的生产效率就是如何生产问题,资源配置效率是生产什么问题(也可能包括由谁生产),刻意区分这两者意义不大,因为企业家要将两者结合起来才能做出投资决策,也就是说企业家既要考虑生产什么,也要考虑如何生产。因为企业家需要把产品价格与投入的成本之间进行比较,以确定这个投资是否可行。厉以宁教授将生产效率着重在微观领域内、资源配置效率着重在宏观方面的区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一旦企业家做出具体的投资决策,这两个方面就同时确定了。

推荐 56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付晓东 付晓东

关注经济问题。fuxiaodong78@126.com。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

  • green9237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回升是否意味经济增长动力回升? 2018-01-20

    一个坚持说真话的人!点赞。

  • jjzz中国式“去过剩产能” 2016-08-21

    政府二十年来的去产能政策,一无效,二无聊,三无耻

  • Dickus_Maximus不要拿“硬着陆”来吓唬人 2016-06-08

    基础建设应该和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超前的基础建设造了没人用就是对于资源的浪费。不过余永定这货不会认错的。让他承认错误比让他死都难过。

  • Dickus_Maximus无需担忧“债务—通缩”循环 2016-01-07

    说现在通缩根本就是在为放水找理由。CPI一直在涨。现在的情况说白了就是错误投资的产品(钢铁,水泥,电解铝)在不断跌价,因人们不需要这些产品。由此表现出PPI的下跌。而人们真正需要的东西,却在不断涨价,表现为CPI的不断上升。

  • 焚烧和尚伞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能够解释经济萧条吗? 2015-10-28

    用制造更大泡沫的办法来避免泡沫破灭产生的问题,那么更大资产泡沫又如何处理?这是主张货币宽松者无法回避的问题。 ================================== 用纯经济学的理论无法解读现今中国的具体政治经济现实。 “更大资产泡沫又如何处理?”——留给下一届政府不就得了?哈哈,看起来有点犯浑,确是实情。

  • 付晓东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能够解释经济萧条吗? 2015-10-28

    多谢提醒,人名错误已更正。

  • Dickus_Maximus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能够解释经济萧条吗? 2015-10-28

    还有一点,即使所有的企业都资不抵债,那这些企业都该破产。但问题是现在破产可不是把工人都开了,把机器都当废铁卖了。现在的破产里,那些能生产适销对路产品,经营良好的资产完全可以作为一个整体卖掉。当年雷曼破产,可是雷曼的固定收益部门就作为一个整体被巴克莱吃掉了。旧的所有者赔光了但新的所有者完全可以扩大生产。辜朝明的邮件是r-koo@nri.co.jp。你可以和他理论一下……

  • Dickus_Maximus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能够解释经济萧条吗? 2015-10-28

    那个作者是叫辜朝明不是辜朝阳吧。不过大致内容我同意。辜朝明最扯蛋的地方就是认为资产暴跌造成财富损失。即使按照教科书的理论,资产的价值也是它产生现金流的能力决定。你把它炒上天,它产生现金流的能力也就这点。暴跌价值回归不是很正常嘛。接最后一棒的当然损失惨重,可高价卖给接最后一棒的不是赚得盆满钵满吗。

  • Dickus_Maximus中国经济问题根源到底是什么 2015-10-16

    你忘了说了,刺激消费也没用。P民手里没钱如何消费。国家那堆刺激消费政策多是让P民寅吃卯粮的政策,贻害无穷。中国经济,国家拿得太多,p民拿得太少。国家拿这么多,除了公款吃喝之类“消费”,只能搞一堆面子工程之类的“投资”。现在国家的“投资”没有现金流怎么办,一方面加大货币投放,继续逼银行贷款给它们续命,另一方面继续搜刮p民进行“投资”给国家的面子工程提供订单。

  • 刘启端—成都稳增长要不得,保就业也要不得 2015-09-09

    在一个法治健全、规则公平透明的社会环境下,对于失业率短期升高是有一定免疫力的。但是在一个充满社会不公、人们普遍不满的环境下,对失业率升高容忍度就会很弱,因为失业可能成为人们发泄不满的导火索。不能期望永远用高就业率来掩盖社会矛盾和问题,依法治国和公平正义才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基石。 对上面的观点高度赞同。政治经济学,经济问题的根源就是政治问题。希望国家能够更加关注底层社会,弱势群体的生存状态和民生问题,以及解决大量住房空置成鬼城和大量蚁族共存的不合理现象。

  • dat21稳增长要不得,保就业也要不得 2015-09-09

    对的。政府稳增长、保就业,是个很糟糕的做法。保法治公平、给失业人员提供就业培训就好了。

  • Dickus_Maximus稳增长要不得,保就业也要不得 2015-09-09

    你再顺着这条思路写下去,估计离进公安局喝咖啡不远了……

  • Dickus_Maximus如何吸取日本的经验教训 2015-08-31

    可惜你在这里叫破喉咙也没有用。看中央目前的政策就是沿着日本的足迹走在那条不归路上……

  • 付晓东我依然不看好中国经济 2015-07-27

    同意。令人费解的是这么多头顶巨大光环的所谓专家学者,分析问题能力竟然如此之差。哀哉!

  • Dickus_Maximus我依然不看好中国经济 2015-07-27

    张军你不用太当回事。这家伙虽然挂着复旦经院院长的头衔,可估计连常识都够呛。以前他评论地方债的时候曾说过,地方债没问题,因为地方债都有形成资产。拜托,这不是刻舟求剑吗?债务是不变,可资产价格会随时变化。股市6月大崩盘,多少人的资产变小了。社科院最近那个国家资产负债表报告也是同样的荒诞逻辑。